<sub id="zjzxp"><dfn id="zjzxp"><menuitem id="zjzxp"></menuitem></dfn></sub>

        <noframes id="zjzxp"><form id="zjzxp"><nobr id="zjzxp"></nobr></form><form id="zjzxp"><th id="zjzxp"><meter id="zjzxp"></meter></th></form>

                    世紀出書網 --- 出書 組稿 宣傳 發行 全覆蓋 咨詢熱線:13373638993 投稿郵箱:64919537@qq.com
                    返回列表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新聞動態 > 出書資訊 >
                    湖南人能吃辣椒會出書 “出版湘軍”成就屬于自己的蓬勃之春
                    發表于:2018-11-18 11:06 分享至:
                    長沙晚報掌上長沙11月17日訊(記者尹瑋)冬天的長沙,是陰冷而潮濕的。在空調、電火爐等家用電器尚不普及的年代,這樣的氣候讓人有些難受。但冬天的長沙不像北方一樣蕭索。舉目望去,香樟、女貞等常綠樹種依舊綠意盎然,將城市裝點得生機勃勃。

                    1979年12月,十年動亂結束后的第一次全國出版工作座談會在長沙召開。走出火車站的與會人員,感受到的就是一個陰冷潮濕而又充滿生機的長沙。其時,延續了多年的嚴重書荒局面已經得到了改善,但出版業的發展仍面臨著編輯隊伍建設等一些實際困難。這次座談會的召開,就是為了研究新情況、解決新問題。

                    在這次座談會上,時任湖南省出版局局長的胡真提出,地方出版社要“立足本省,面向全國,爭取更多的圖書進入國際市場”。這一口號的提出,被認為是出版業具有轉折意義的大事。“出版湘軍”正是沿著“立足湖南,面向全國,走向世界”這條道路,在改革開放的時代大背景下,迎來了屬于它的春天,書寫了“湖南人,能吃辣椒會出書”的傳奇。

                    1老一代出版人“霸得蠻”

                    鐘叔河:排除阻力,頂住壓力,引領“曾國藩熱”

                    今年已經87歲高齡的鐘叔河,是出版業譽滿三湘的大家。不說別的,只說他家里那滿滿一墻的書柜,和其中擺放得整整齊齊的圖書,就甚為壯觀。鐘叔河主編的“走向世界”叢書是其代表作,1987年獲得了第一屆中國圖書獎。他本人也在1993年獲得第三屆韜奮出版獎。作家蕭乾把他和楊德豫、李全安、曹先捷并列,封為“長沙出版界四騎士”。

                    這些榮光來之不易。而鐘叔河能重返編輯崗位,這本身就是了不起的事。1979年,鐘叔河剛剛平反出獄,彼時一些人還有思想包袱,誰敢用他呢?是胡真,將他調到湖南人民出版社工作。胡真敢于用人,也善于用人。沒有他到處招兵買馬,起用朱正、江聲、楊堅、李冰封、柏原、弘征等專家學者,就沒有這些人夜以繼日地工作,為讀者奉上一道道精神大餐。

                    說到膽略和見識,鐘叔河不輸胡真。在出書的問題上,他有勇有謀,既體現了“心憂天下,敢為人先”的長沙精神,也蘊含著湖南人“霸得蠻”的品格。

                    早在1979年的座談會上,與會代表就討論了“要想進一步繁榮出版,還要繼續解放思想”的問題,但說易行難。1982年,鐘叔河參加了國務院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召開的會議。這次會議,主要是討論制定《古籍整理出版規劃(1982-1990)》。會上,鐘叔河提出將《曾文正公全集》納入出版規劃,一石激起千層浪。曾文正公即曾國藩,后世對他評價不一,當時人們將其視為鎮壓太平天國的劊子手。這樣的反動人物,怎么能出他的全集呢?這儼然是一個出版禁區。

                    鐘叔河排除阻力,頂住壓力,據理力爭。古籍是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對古籍的整理利用,也應秉持科學揚棄的態度。在鐘叔河看來,曾國藩是“舊文化的最后一個集大成者”,是值得研究的。“曾國藩不單純是一個軍事政治人物,他也是一個學者,有很高的文化。他大量研究了中國的傳統文化,而且做了大量編輯整理的工作。”最后在鐘叔河的堅持下,《曾文正公全集》被納入出版規劃中。

                    2中生代出版人“吃得苦”

                    孫桂均:靠誠意與專業獲得霍金著作的獨家版權

                    2018年3月14日,著名的英國科學家霍金逝世。消息一出,舉世震驚,遠在萬里之遙的中國,同樣是懷念文章刷爆朋友圈。中國的讀者很多從未見過霍金本人,但大多讀過,或最少聽說過他的代表作《時間簡史》。霍金圖書中文版的廣為流傳,少不了“出版湘軍”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與付出。

                    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首席編輯孫桂均聽到這一噩耗時,難過得流下了淚水。“面對霍金去世的消息,我幾度哽咽,腦子一片空白。難以相信,霍金就這么突然走了,他還答應我,要寫本《霍金與中國小朋友的通信》……”孫桂均的悲傷是情理之中的事。作為和霍金合作多年的編輯,兩人早已結下了不解之緣。

                    孫桂均是土生土長的長沙人,1984年進入出版社工作。4年后,霍金出版了《時間簡史》,在國外引發了轟動。當時霍金在國內的名氣還不大,因而該書中文版的出版不太順利--科普、學術類著作看似高端,但很多時候無利可圖。最終,“出版湘軍”慧眼識英雄,在1992年出版了中文版《時間簡史》,作為“第一推動”叢書的打頭陣之作。這套叢書并不為賺錢,而是以“出一流科學家的書,傳播科學知識,弘揚科學精神”為宗旨的科普類讀物。后來扭虧為盈則超出了原先的設想,讓更多的國人認識了霍金。

                    雖然早有思想準備,但當孫桂均真正見到霍金時,仍然感到震驚。“這位令無數人崇敬的世界級科學大師,是如此軟弱無力,無奈地蜷縮在那張為他特制的金屬輪椅中。”正當她思緒萬千時,室內忽然飄蕩起霍金的問候,那是由特制的語音合成器發出的聲音。同時孫桂均注意到,霍金雖然不能說話,卻將臉上的肌肉微微向兩側移動--他笑了。那天真無邪的笑容,永遠定格在孫桂均的記憶里。

                    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與霍金的合作持續多年,深受對方信賴,出版社后來還獲得了霍金圖書簡體中文版的獨家版權。孫桂均從霍金圖書的成功經驗中受到了啟發,看似高端的科普與學術著作,只要抓對選題、把握市場,也能做到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

                    3新一代出版人“耐得煩”

                    楊陽:“用心做書”讓我加入“出版湘軍”

                    大學畢業前,安徽小伙楊陽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他會來到長沙工作,會轉行成為一名出版人,會與自己幼時的偶像共事。而這一切,真的發生了。湖南文藝出版社在武漢音樂學院的一次校園招聘,從此改變了楊陽的人生軌跡。

                    楊陽是學音樂的,從小就練鋼琴,離不了曲譜。楊陽的老師給他指定了古典音樂名家的作品作為練習曲目,但并未指定買哪一家出版社的。事實上,這類古典音樂曲譜早已進入公共版權領域,屬于大家都能出版的“大路貨”,市場上的同類圖書很多。對于這類“同題競爭”,要么是打價格戰,要么是比誰的質量更好。楊陽是“外貌協會成員”,注意到在價格相差無幾的情況下,湖南文藝出版社的曲譜較之別家的,無論是在封面設計,還是排版、用紙等各方面,都更勝一籌。“這說明了他們是用心做書啊!”自然而然,楊陽就喜歡挑湖南文藝出版社的書買。

                    如今,楊陽跟隨著前輩的腳步,成為了一名鋼琴類圖書的編輯。這份工作并不輕松,甚至有些枯燥。簡譜就是一堆阿拉伯數字的集成,五線譜則像“蝌蚪開會”,看多了難免眼花。而且曲譜的輸入、排版都要比文字麻煩。總而言之,這份工作十分講究耐心。楊陽記得,他的偶像靠“用心做書”征服了年幼的自己,自己又靠什么去吸引新一代讀者呢?答案還是那樸實無華的四個字--用心做書。

                    “出版湘軍”穩居省域書業第一方陣

                    根據新聞出版總署今年10月編發的統計資料顯示,2017年中國書業(統計口徑為全國新華書店系統、出版社自辦發行單位)出版物純銷售額909.35億元,創下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書業年度銷售額新高;出版物純銷量達72.8億冊,創下本世紀以來中國書業年度銷量新高。稍顯可惜的是,時隔2年后,省域書業龍頭再次易主,湖南以66.66億元、全國占比7.33%的成績屈居亞軍。

                    中國書業由中央書業和省域書業兩大板塊組成。省域書業部分,江蘇曾占據第一的寶座長達13年。湖南則由跟隨者到趕超者,再到引領者,一步一個腳印,不斷發展壯大--2010年以前,湖南一直在全國第6、7位之間徘徊,2010年升至第4位,2011年升至第3位,2012年升至第2位,2015年超過江蘇,不僅居省域書業之冠,相關數據也超過了中央書業(包括200多家中央級出版社和新華書店總店等中央級發行單位)。

                    省域書業,特別是第一集團的競爭,一直十分激烈。從2013年至2017年,前5名的排序每年都在發生變動,但總是蘇浙魯湘川這5家。2017年,湖南出現銷售下滑的趨勢,被浙江趕超。不過業界認為:“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有時銷售下降當屬正常,此前,湖南對手浙江以及省域書業大咖江蘇、山東都曾有過年度銷售下降的經歷。”湖南出版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湖南省新華書店有限責任公司在2017年全國出版集團、全國發行集團總體經濟規模的排名中,分別排名第3名,均領先于浙江。“因此,可以說浙江、湖南兩強相爭,勢均力敵。”

                    “出版湘軍”數據

                    2012年銷售額55.07億元第2名

                    2013年銷售額57.96億元第2名

                    2014年銷售額62.74億元第2名

                    2015年銷售額69.14億元第1名

                    2016年銷售額76.04億元第1名

                    2017年銷售額66.66億元第2名

                    “出版湘軍”的口號

                    1.立足湖南,面向全國,走向世界(1979年)

                    2.多出好書,快出好書,盡快把好書送到需要

                    它的讀者手中(1985年)

                    3.湖南人能吃辣椒會出書(1995年)

                    4.出版多勁旅,無湘不成軍(2000年)

                    5.品牌立市,品牌立社,品牌立人(2003年)

                    6.多介質傳承文明,全流程創造價值(2010年)

                    7.在瀏覽的時代,我們提供閱讀(2011年)

                    8.催生創造,致力分享(2018年)

                    黃泥街走出眾多民營“書老板”

                    改革開放40年來,民營經濟已成為推動我國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在出版業,除了湖南出版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這樣的國有文化企業在發展壯大外,民營的出版傳媒企業也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發展歷程。

                    2018年5月10日,第十屆“全國文化企業30強”名單在深圳發布。來自長沙的天舟文化第一次申報,就以其社會效益表現比較突出、成長性較好、業態創新上有獨到做法而獲得提名,成為全國矚目的焦點。早在2010年,天舟文化在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上市,成為“中國民營出版傳媒第一股”,還曾兩次獲得中國政府出版獎。種種殊榮,不勝枚舉。

                    天舟文化的成長,與長沙黃泥街書市(今定王臺書市的前身)有著密切關系。過去的圖書發行,主要依靠新華書店系統,被稱為“主渠道”。后來像黃泥街書市這樣的民營發行渠道崛起,則被稱為“二渠道”。1984年,肖志鴻來到黃泥街,從此與書結緣。彼時的黃泥街書市,已經躋身“全國四大書市”的行列。肖志鴻在此積累了豐富的圖書營銷經驗。2003年,他創辦了天舟文化,將目光瞄準了教輔和青少年讀物,推出了《紅魔英語》等產品。這一領域發展十分迅猛,天舟文化也得以迅速發展壯大。

                    肖志鴻是從黃泥街書市走出來的眾多“書老板”中的佼佼者。他們從最早的個體戶起步,有的發展為弘道書店這樣的大型連鎖書店,有的向選題策劃、裝幀設計等上游編輯環節延伸,成長為天舟文化這樣的出版傳媒企業。如今,民營經濟已經成為“出版湘軍”的一支重要力量。
                    国内愉拍自拍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